Crayon~

不必焦虑不必追

【叶蓝】男朋友要带回家

朝言已暮:

@Crayon~ 姑娘的点文,擅自改成小蓝见家长了希望不要介意(伸手递上小甜饼






已经走了许久,抬眼就能看到院子里的铁门。蓝河的脚却像被钉住一样,说什么都不肯走了。


原本牵着的手忽然一滞,叶修也跟着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叶修,”蓝河眨巴眨巴眼,嘴角都撇了下来。


“我不想去了……”


蓝河说着还抓着他的衣角晃啊晃的。


“之前谁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要跟我回家的?”叶修好笑又好气,“现在到了家门口反而变卦了,堂堂蓝溪阁十区会长的风范呢?”


“不行,我还是担心你父母不同意。之前你跟家里通电话的时候我都听到了,你爸还吼你来着。”


叶修被他可怜巴巴的表情逗乐了:“没事,跟叶秋打过招呼了,他应该跟爸妈讲过了。”


蓝河抬起脸:“那我……”


“这就是小蓝吧?长的真俊。”


蓝河听到“小蓝”二字,下意识地一颤抖,越过叶修身后往前看,有位身材高挑的妇女正从门里走出来,虽然上了年岁,但仍风采依旧。


叶修的表情非常淡定:“妈。”


虽然已经料到了,蓝河还是受了不小的惊吓。愣神的工夫,手臂忽然被捅了捅,叶修朝着叶妈妈的方向努努嘴,示意他喊人。


“妈……”蓝河下意识喊了一声,立刻察觉到不对,赶紧改口,“阿姨您好,我是蓝河。呃……叶修的,朋友。”


顺便附送了一个很讨长辈喜欢的灿烂笑容。


“欢迎你来啊,”叶妈妈也笑得很灿烂,“之前小秋跟我们说过了,他和他爸都在屋里等着呢。我出来买点东西,这不,刚巧碰上你们了。”


“那行啊妈,我们进去了啊。”叶修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含糊不清地打着招呼,拖着蓝河就往门里迈。


蓝河只来得及和叶妈妈点头示意,道别的礼貌话还未出口就被叶修牵着进了院子。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青年坐在院子里看着财经晚报,另一边一个相貌威严的男人正在浇花,想来就是叶修的父亲。


叶秋看到叶修进门立刻跳脚:“别在家里抽烟!”


“这是家里吗?”叶修翻了个白眼,“院子里怎么不能抽了?”


“你在网吧也抽啊!”


“哥在苏黎世都抽。”


“你!”叶秋气结。


两个人又拌了会儿嘴,在此结束的时候,蓝河刚好走过来,还笑眯眯的。


“怎么?”叶修习惯性地摸了摸蓝河的头。


平常蓝河都会脑袋一歪躲开,这次却乖乖地站着没动,一个劲儿地笑。


“和我爸聊得还挺开心?”叶修回忆了一下刚才吵嘴间隙余光瞟到蓝河和自家老爸说上了话,问道。


“嗯,聊养些花花草草什么的。伯父进屋收拾东西去了。”


蓝河和叶爸爸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养花草盆栽。叶修退役后和蓝河买了房子,阳台里都是蓝河养的东西,倒是把家里装点得挺好看。叶修还曾经打趣着问他是不是中草堂派来蓝溪阁的卧底。如今碰上了也好这些的叶爸爸,两个人共同话题倒是不少,相处得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


“伯父挺好相处啊。”蓝河感慨一声下了结论。


“所以说你还怕个啥啊,”叶修轻轻弹了一下蓝河的脑袋,“你看吧,我爸妈又不会吃了你。”


蓝河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不对啊,叶秋哥应该跟伯父伯母说我是你朋友的吧?这样子的话他们的态度顶多是认可了我作为你的朋友,可谁知道男朋友这件事同不同意啊!”


“大不了咱逃呗。”叶修笑了笑,“况且我也有钱养着我们俩,再说了,离家出走什么的又不是没干过。”


只不过上一次是年少轻狂,这一次却是因为一个人,有了争取未来的目标。


 


两个人又在院子里说了会儿话,叶秋早嫌他们闪瞎眼进屋去了。不多时叶妈妈也拎着东西回来,下厨房张罗饭菜。蓝河主动进去帮忙,叶修就在院子里抽抽烟,顺带和兴欣那边开了视频通话关心了一下战队的近况。


明明打给的是陈果,却是包子的脸最先出现在屏幕上,语速颇快:“老大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还等你指导呢!”


“起开起开,”陈果挤进来占据了屏幕,“叶修你别管包子,好好在你爸妈跟前说说小蓝的好话啊。”


苏沐橙在陈果身后挥挥手跟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远远地还听见魏琛的声音传过来:“对我们蓝雨的小伙子好点啊!”


“别忘了你是兴欣的人了!”陈果吼回去。


叶修看他们这样觉得好笑,但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虽然这样,他还是定了定神清清嗓子,跟陈果交代了几句每个人现阶段训练的注意事项,又和伍晨嘱咐了几句工会的事情,这才作罢,和众人道别。


“别的话不多说了,早点让蓝河小朋友成为咱兴欣的人啊。”


最后结束通话之前,方锐闪着真诚的眼神说了句蓝河听了一定会跳脚的话。


叶修笑得非常自信,颇有种带领公会抢下boss时志在必得的感觉。


“放心吧。”


 


叶修自信的并不是能完全说服爸妈,而是他有能力承担可能的结果——接受了自然是好,如果不接收的话,他完全可以担负起未来。


对于自家爸妈,叶修其实并不很了解他们的脾性,尤其是离家十余年之后更是不清楚是否有所改变。叶父是位政官,叶母是大学老师,似乎从名头上像是固守传统的人,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能接触到文化改观的第一线的人。


叶修此前就分析过了,结果扑朔迷离。


不过至少现在的气氛还挺和谐——叶妈妈端着道虾仁炒玉米笑吟吟摆上了桌:“这道菜可是小蓝做的,我一点没帮忙,闻着可香。”


叶父和叶秋闻言,都伸筷子夹了尝鲜,叶修也跟着尝了一口。刚入嘴叶秋就夸起来了:“嗯,好吃!”


叶修心里想哥和小蓝住在一起天天吃他的菜你们羡慕还来不及呢,面上也是点了点头,附和道:“是不错。”


蓝河一手端了碗汤从厨房走出来,有些不好意思:“没什么,都是家常小炒。”


“他爸,”从叶修的角度看,叶妈妈似是朝叶爸爸挤了挤眼,“怎么样啊?”


叶爸爸把虾仁细细嚼了才回答:“确实可口。”


蓝河听了自然是挺高兴,把汤碗端出来也入座,还主动敬了两位长辈一杯。


叶父叶母都领了,蓝河刚拿着杯子坐下,就听叶修对面的叶爸爸开口了:“事儿准备什么时候办啊?”


一记直刀丢过来。


啊?蓝河愕然,一看叶修和叶秋的表情,两人也是愣住了。


 


叶修偷偷给叶秋使了个眼色:你跟爸妈好好说了吗?


叶秋翻了个白眼:你不是就跟我说你这周带小蓝回来看看吗?


叶修继续挤眉弄眼:对啊,你怎么说的?你应该不会直接说啊。


叶秋挑眉:我说你要带个朋友,妈问我是不是女的,我说不是女朋友,是个同性朋友,就这样啊。


叶修有点凌乱:那现在是……?


叶秋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双胞胎二人用眼神无声地交流着,蓝河却在短短半秒内编好了一系列狗血的台词:叔叔阿姨我和叶修是真心相爱的就算你们不认可我也要和他在一起什么都不能拆散我们……云云。


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叶妈妈就笑吟吟开口了:“你们也别解释只是朋友什么的了,我们早就知道了。”


蓝河一口酒差点呛在喉咙里。一时脑子里居然出现了叶妈妈朝他脸上摔支票的场景。


“我就说小蓝这孩子不错吧,他爸?”叶妈妈继续丢着手榴弹,“小修小蓝你们也别害怕了,现在什么时代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封建老头老太,是吧?”


“哪有,”蓝河机械地展示着笑容,完全在凭惯性回答,“伯父伯母您们还年轻着呢,哪是什么老头老太。”


“哈哈哈,”叶妈妈笑起来,连带着叶爸爸嘴角也勾出了个了然的微笑,“小蓝这孩子真会说话。叶秋你看看,你还不抓紧?”


埋头吃饭的叶秋:……


“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叶秋只说小蓝是我的朋友的吧。”叶修很快恢复了镇定,保持着大将之风。


“就你们队里那个方锐的微博啊,”叶妈妈想了想,“不过好像是小号,我有一次看林敬言微博里提到了个人,好像叫什么……”


“……神迷鬼疑神疑鬼?”叶修看到母亲不住点头,不禁满脸黑线。他是绝没有想到自家母上不仅玩微博,还关注了那么多荣耀选手。


方锐这个微博小号只有几个亲近的人知道,他本人倒是毫不顾忌地更新着各种战队日常和平日的动态,只是除了他们几个知情者和几个系统推送而来的僵尸粉以外没什么别的粉丝,叶修也就没拦着他。


——万万没想到自家母亲就是那几个僵尸粉之一。


蓝河也缓过神来,观察了一会儿形势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伯父伯母,您们这是同意啦?”


他面上镇定,心里却还是没底。忽然桌下的右手被人牵住了,蓝河抬头,叶修正看着他,微微抿起了嘴,嘴角轻微的弧度像是在说着“放心”。


蓝河忽然就充满了信心,大胆地望着两位长辈的眼睛。


叶妈妈看着蓝河期待的样子就笑了起来:“我之前看微博的时候,一开始是有点惊讶。之前通过各方了解过了,今天又见了本人,这么好的孩子,我怎么会反对呢?”


蓝河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将目光转向了叶爸爸。


“先吃饭,”叶爸爸板着脸抓紧了筷子,“你们的事儿吃完饭再说。”


叶修这回也不淡定了:“爸!”


连一直埋头吃的叶秋也停下筷子,抬起头来。


“我说,先吃饭,”叶爸爸摆了个无奈的表情,又夹了颗虾仁到自己碗里。


“你们结婚领证儿的事儿,吃完饭再说。”


 


晚饭在和谐的气氛中结束,饭后叶修和叶秋负责刷碗,蓝河则被叶爸爸叫到书房里说话去了。


叶修正在院子里立着,低头瞄到地上鬼鬼祟祟的影子:“谈完啦?”


“咦,居然被发现了。”蓝河刚把手伸出来,眼看就要拦上叶修的眼睛了,被发现了也丝毫不恼,语气里都透着欢快。


叶修转过身来:“怎么样?”


“挺好的呀。”蓝河眼睛亮晶晶的,掰着手指应答,“伯父问了我家里的一点情况,父母知不知情啊同不同意啊,我都照实说了。然后他又问我我们未来的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要不要开宴,孩子领不领养,以后准备住哪什么的。”


“哦?你怎么说的?”叶修扬了扬眉。


“我跟他说,结婚什么的还没定,但大概以后会两个人住在杭州吧。”蓝河挠挠头,“不知道会不会有点冒犯。我渐渐地手速不行了,蓝溪阁的位置可能也要让人,但是你现在还是兴欣的指导,肯定要顾及的。


“结果没想到伯父那么好说话,什么反对意见都没有,还说伯母很喜欢我,叫我常来看看他们呢。”


自家老头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啊。叶修想到做选手最后两年里父亲渐渐软化的态度,也了然地勾了勾嘴角。


 


“蓝啊,觉得我爸我妈怎么样?”


“挺好的啊,伯父伯母都很好相处。”


“还不改口?”


“嗯,”蓝河笑得露出两颗不甚明显的小虎牙。


“——咱爸咱妈真好。”


 


 


 


 


 


END



评论
热度(124)
©Cray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