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yon~

不必焦虑不必追

【黑研】东京地下恋人

西瓜Aka:

 @Crayon~ 的点梗文,祝大家看得开心!


 


01


黑尾铁朗和孤爪研磨是一对儿正青春的情侣。按照正常情侣的恋爱流程,他们应该每天一起上学放学,中午一起在天台吃个便当,有空没空看个电影,眼神儿一对上就接个吻。


可是他俩不是正常情侣,一个是音驹高中排球部的队长,一个是排球部里虽然懒散但还是很重要的二传。明明成天荷尔蒙溢出却还要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为排球奉献了青春,一点都没有沉溺于谈情说爱。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恋爱症候群了吧。


不过黑尾铁朗这个人,对于自己的定位一直分析得特别准确。享受了好几天“从此君王不早朝”的生活之后,他灵光一闪突然想到——成天和研磨这样腻腻歪歪,是不是对队里氛围不太好啊?


于是黑尾部长就琢磨了个自以为绝赞的办法。他回家的时候一边用手摩挲着他的恋人的后颈,一边沉着嗓音说,“研磨,以后我们两个就是地下恋了,知道吗?”说完还抬起头张望一下,眼看四周没人又接着揉弄研磨的耳垂,“地下恋就是要悄悄的,不能被别人发现我们是一对儿……”


研磨偷偷翻了个白眼,伸手轻轻拍了下黑尾的胳膊,一脸不耐烦地把头扭到另一边,“你总是克制不住要碰我,阿黑。”


潜台词就是,你这样的还搞地下恋,做梦挺会做的。


“因为我喜欢你啊,你总这么冷淡才不正常。”


“我没有。”


“有。”


“没有。”


“就有。”黑尾拖了个长音,没骨头似的往研磨身上一靠,嘴角的笑完全是一个痞里痞气的弧度。


研磨其实没大家想的那么腼腆,他可不害羞呢。过去的研磨总是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的人,希望自己能小一点,再小一点,恨不得大家都看不到他就好了。


现在可不了。


——他的阿黑那么好,他们两个如此两情相悦,哪里有不告诉全世界的道理啊?


已经恋爱脑的研磨还觉得自己挺酷,觉得他的男朋友好不容易想到一种可以玩的情趣,满足满足也挺好。不就是地下恋play吗,能行能行。


“别啰嗦了,我知道了,要装作不是情侣的样子。”


黑尾可喜欢看研磨嫌弃的小表情了,往往都是为了掩饰什么更内藏的情绪。就比如现在,他的研磨低着头露出一截儿瓷白的脖颈,麦穗色的发丝一缕一缕地随着呼吸的节奏起伏,羽毛似的眼睫都盖不住那点羞意。


可真勾人啊。


黑尾强忍住在大街上把研磨往死里亲的冲动,勾着他的肩膀继续往前走。


刚走出两步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黑尾:“研磨,我是认真的,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情趣。”


研磨:?


黑尾:“从小到大的交情难道不够让你相信我不是一个变态吗!”


研磨:……


兴奋的面部表情出卖你了,阿黑。


 


02


要说这个地下恋play造福了谁,那可能是没有的。音驹排球队的众人都快被气死了。


从秀恩爱变成偷偷摸摸地秀恩爱,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呢?热心市民灰羽列夫先生有话要讲:根本没有。


列夫这个人其实有点楞,对人际关系一般都没什么嗅觉。他能发现黑尾和研磨的关系,其实也不是他突然变精了,而是这俩人太不知道害臊了。


已经11月了,他们训练场馆里面开始供暖气供热水,基础设施方面东京的学校一直特别大气。环境很好,服务很棒,但是那天打完练习赛列夫还是快累死了——也不知道是谁又开始叨叨他的接球水平太烂,黑尾安排他打的五号位,接坏一个球鱼跃十下,膝盖隔着护膝都给磨平了。


等他补完惩罚的练习,训练馆里面都空了。


气喘吁吁地走进休息室准备冲个澡再回家,却发现浴室里竟然有水声。他就奇怪了,大部队都结束训练那么久了还有人没回家?


结果推门一进去就傻眼了。


研磨大概是刚刚洗完头,拿着一块大毛巾手忙脚乱地擦头发,一头黄发不规矩地到处乱翘。“研磨,毛巾给我,我来吧。”黑尾看着想笑,大掌按住那颗脑袋揉了揉,然后捏着毛巾给研磨擦头发。一开始还挺好的,黑尾给他擦头发,他拿着手机刷手游。后来大概是暖气太足了,蒸得研磨浑身发烫,实在没忍住扯了扯队服的领口,大片大片的锁骨和胸膛就露出来了。


“阿黑,轻一点。”研磨还没注意到身后的人眼神儿都不对了,一心一意只想把手游过了,卡关几天了他终于觉得看见胜利的曙光了。


“阿黑?”


“嗯,我在。”


黑尾把大毛巾抖起来盖在他俩头上,把研磨吓了一大跳,声音没注意就提高了:“干嘛啊?”


“想亲你。”黑尾的语气还是那样懒懒散散的,在一方毛巾营造的黑暗里准确地找寻到了研磨的嘴唇压了上去。被热气蒸腾过的唇瓣还是湿润的,黑尾本来想克制着亲一口就算了,结果还是没忍住亲了一口一口好多口。


“唔……”


正待气氛又要往上迈好几个年龄分级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灰羽列夫没忍住咳嗽了一声。


黑尾:……


研磨:……


那一瞬间,列夫简直觉得他快被混杂了惊讶、愤怒、羞涩的目光射穿了。合着这两人从头到尾都没发现不远处还有第三个人。


“那、那啥,我啥也没看见,我,我回家了。”


等到他走出休息室被冷风一吹,他简直想就地跺几脚再大喊几声发泄一下。


——没节操的是那两个人才对,我跑啥啊!


房间里面的研磨也快气炸了。


“你说的地下恋的!阿黑!”


意思就是当别人的面儿亲上了,还怎么低调啊。


黑尾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收拾了两个人的脏衣服放在收纳袋里再装在运动背包里,抬头笑得坏里坏气的——


“本来么,没当所有人的面亲你就挺低调了。”


 


03


研磨两天没搭理黑尾,弄得黑尾神不守舍,有点难受。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从穿开裆裤的年纪就开始一起玩儿,互相之间简直不能用了解两个字形容。黑尾觉得自己都快把研磨摸透了——可不是一个会因为害羞就生气好几天的人啊。


这边黑尾还在琢磨不清,那边研磨也有自己的打算。


黑尾的生日马上要到了。这次一定要偷偷摸摸地准备一个超大的惊喜。


孤爪研磨心思不活络,特别简单。能想到的带着自己心意的礼物都是被小女生在各种各样的节日说烂了的老三样:手作,料理,情趣。


手作就不提了,研磨从小到大手工课都是刚刚及格的水平。小时候裤子在玩滑滑梯的时候弄破了还是黑尾给他缝的,他不考虑这个,太自取其辱了。情趣?地下恋这个不就是吗。虽然不知道黑尾为什么要玩个这么无聊的情趣,不过姑且也算是经历过了,所以pass。


所以剩下的大概只有料理了吧。


所幸研磨喜欢的苹果派做起来并不难,苹果酱也不用他自己酿,直接买现成的就好。他这两天晚上都没和黑尾一起回家,一个人偷偷分好几次买了肉桂粉、奶油和黄油等一堆东西回家屯起来,就等着家里没人的时候自己鼓捣呢。


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这么一种模糊的感觉,说不出口,但却懂得如何去行动。十几年的陪伴淡化了情动的缘由,把恋爱刻画成最不讲道理的模样。


这份情绪来得如此自然,让他什么都舍得给,什么都愿意做。


研磨用力地揉面做酥皮,几乎是读着秒等微波炉发出“叮”的一声响,然后把面皮平整地切成好几份,再放上之前热好的馅料。他甚至还为黑尾的生日特地醒了红酒,掺了一点点在苹果酱里做成特别的“惊喜”。


——也不知道味道到底怎么样。


最后把亲手做好的苹果派放入烤箱的时候,研磨才明白为什么料理这么让人陶醉。大概为喜欢的人专注地做一件事会带来成吨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吧。


 


周末的时候黑尾被队里催着去体育馆,简直是一脑袋问号。什么时候也没见这群人这么爱训练过啊。


直到灯全黑了,面前摆上了一个插着好十几根蜡烛的蛋糕和一大桌吃的,黑尾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他下意识地四处张望找研磨,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那个此刻显得出乎意料的合群的小孩儿。


眼底盛着明明灭灭的烛火,真是怪好看的。


接下来就是熟悉地哄闹,蛋糕吃一半砸一半,然后每个人送上一半真心一半玩笑的祝福语。黑尾被重点攻击了,顶着一脑袋外加一脸的奶油坐在桌子中间傻笑,“咳,那什么,谢谢大家了,多吃点东西吧,明天早上按时训练。”


“诶……”


“你会不会说话啊队长……”


虽然按时训练很扫兴,但是喜欢玩闹的少年人也不会放过这种可以肆意调侃队长的机会,犬冈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把一大份苹果派往黑尾面前推,“来来来队长,吃这个。”


嗯?苹果派?


黑尾铁朗多精的一个人呐,脑袋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他的小可爱给他做生日礼物了。


无疑是又熨帖又惊喜的,可还没在内心好好品味一下这份温柔,黑尾就看见好几个不长眼的小伙子已经去抢他的苹果派了。


——那是我的!我的!


要么怎么说有一个词儿叫急中生智呢,黑尾迅速吃了一口苹果派,然后自以为很聪明地朝大群人大吼了一声:“别动,不好吃!”


气氛瞬间诡异了下来,一半人震惊地看黑尾,一半人震惊地看研磨。


黑尾简直想扇自己一耳光了,还急中生智呢,生个屁。


 


04


晚上回家的时候又是一阵沉默,静得黑尾心里直发慌。他忍不住地去蹭研磨,一会儿勾着他的小拇指晃荡,一会儿下巴搁研磨脑袋上磨个不停。


“我说错话了,研磨。”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们抢我的东西,你知道吧,我能让他们抢啊?”


“我错了我错了,你快搭理我吧,要疯了。”


一路嘀咕回家,在门口快分开了,研磨才没忍住笑了。路灯下金发亮得晃眼,一双眼睛亮进人心口,像铜铃一样震颤起一声又一声的脆响。


黑尾看着研磨的笑颜直恍惚,用手按住胸口在心里偷偷想:你这铜铃能别闹了吗,我都快聋了。


“我才没生气呢,阿黑。”


“我觉得你刚才的样子好有趣,忍不住想逗你。”


研磨很少有这么乐的时候,他当然也会开心——在游戏通关的时候,吃到苹果派的时候,赢下比赛的时候,和宫城那个矮个子副攻手聊天的时候。


但那怎么能一样呢?


和单纯因为另一个人而开心,怎么能一样呢?


和一心一意用尽全力爱一个人的姿态,怎么能一样呢?


黑尾捧着研磨的脸细细地吻过他的眼睛,脸颊,最后羽毛似的落在了他的唇上。黑尾从来对小情侣之间那套热恋时的“唯一论”嗤之以鼻,觉得矫情。但这一刻,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滚烫的心脏里只能刻下一个人的名字。


 


——去他妈的地下恋。全世界都得知道,孤爪研磨是我的。


 


 


——END——


接下来我得还好多债,黑道pa没那么快开,还没开始存稿qwq

评论
热度(140)
  1. 布丁头物语西瓜卡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老天鹅啊 你们也太可爱了8(乱舞
©Crayon~ | Powered by LOFTER